专家解读丨单兵火箭筒的发展历程及其未来发展趋势

时间:2022-07-08 20:03:28

  专家解读丨单兵火箭筒的发展历程及其未来发展趋势“巴祖卡!”在电影《水门桥》中,志愿军战士运用缴获的美军单兵火箭筒,对敌军坚固工事发起猛烈攻击,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自问世以来,火箭筒几乎长盛不衰。在近年来的一些热点冲突地区,它仍然十分“活跃”。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它“物美价廉”,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它“很努力”,一直在战斗部、射程、安全性、精准度上“精益求精”,表现出很强的适应性与战斗力。

  口径更大、威力更强、型号更多样……这让它可以在近距离攻击装甲车辆、碉堡火力点、地面或半地下掩体等多种目标,继续在战场上演绎自己的不老传奇。在一些战场上,甚至戏剧性地出现了火箭筒换食品的一幕。火箭筒普及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过去,单兵火箭筒走过了怎样的发展历程?未来,其发展趋势又将如何?请看专家解读。

  作为步兵攻坚的利器,单兵火箭筒一经出现,就与近战建立起“不离不弃”般的紧密联系。

  第一代火箭筒(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二战初期,美、英等国为应对德军装甲集群的“闪电战”,千方百计研发反坦克武器。1942年,美军定型M1反坦克火箭筒,所用弹药是在火箭发动机前端安装聚能装药战斗部,用细长的发射筒发射。因发射筒形状酷似管状乐器 “巴祖卡”,M1反坦克火箭筒获得“巴祖卡”的绰号。在二战中,“巴祖卡”、、吉普车和C-47运输机,被美军并称为取得战争胜利的4大利器,其地位作用可想而知。除“巴祖卡”外,第一代火箭筒还包括德军1943年装备的“铁拳”无坐力炮型火箭筒。这两种早期火箭筒配有机械式光学瞄准具,有效射程30~200米,能有效摧毁当时的装甲目标。

  第二代火箭筒(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二战结束后,火箭筒进一步发展,有效射程增加到200~500米,破甲能力更强。典型产品有美国的M20和M72、瑞典的卡尔·古斯塔夫、德国的“铁拳”44和“铁拳”3系列、法国的F1式以及苏联的RPG-7。RPG-7是世界上较早将无坐力和火箭增程技术相结合的火箭筒,质量轻、威力大、射程远、坚固耐用、左右肩均可射击。除装备苏联军队外,它还被大量装备给华约国家及阿拉伯国家、非洲国家的军队。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损失近千辆坦克,不少是被RPG-7击毁。

  第三代火箭筒(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该代火箭筒的代表产品有以色列的B-300式82毫米火箭筒、英国的劳80式94毫米火箭筒、法国的“飞镖”120毫米火箭筒等。由于光电火控技术与探测技术不断进步,火箭筒射程增加到500~1000米,能摧毁当时的复合装甲主战坦克。同时,微声、无烟、无光、无后喷火焰、可在堑壕等狭小空间发射的小型、微型、一次性使用火箭筒也相继问世,出现了轻型和重型火箭筒同时发展的局面。轻型火箭筒有苏联的RPG-22、RPG-26等;重型火箭筒有法国的“飞镖”、南斯拉夫的“大黄蜂”等火箭筒等。

  第四代火箭筒(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至今):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不少国家大力发展反应装甲,多国主战坦克相继加装了主动防护系统。更坚固的盾催生出更锐利的矛。苏联解体前夕,用来对付新一代主战坦克的RPG-29火箭筒问世。该火箭筒所用火箭弹带有串联式空心装药破甲战斗部,主弹头前部有一个独立的小弹头,用来破坏目标坦克的外层复合防护,进而用主弹头击穿目标坦克的主装甲。进入二十一世纪,俄罗斯推出新一代便携式多口径火箭筒RPG-30,既可以使用串联聚能战斗部,也可以使用云爆弹和多用途弹,用于攻击坦克、装甲车、工事和有生力量。美国也在俄制RPG-7基础上研制出新型PSRL精确肩射式火箭筒,具有类似RPG-7的优点,但制造成本远高于RPG火箭筒。

  信息化智能化时代,尽管导弹也渐渐呈现出“白菜价”趋势,但火箭筒牢牢占据战场一角的战争“活剧”仍在继续上演。单兵火箭筒之所以能成为以小博大的利器,主要因其具有以下特点。

  一是威力大。设计单兵火箭筒的初衷就是用来反坦克。无论早期的“巴祖卡”“铁拳”,还是后来的RPG系列,都能有效对抗同时代的主战坦克。这是因为其所用火箭弹普遍采用了被称为“聚能装药”的设计——将高爆炸药封装成一个内凹的形状,起爆时产生的能量聚焦于一点,可将火箭弹的金属外壳变成一股温度极高、压力极大的金属射流。这种高速金属射流能穿透装甲,进而杀伤坦克内的人员、破坏车内装备。

  二是用途广。除了坦克、步战车、装甲运兵车外,单兵火箭筒在战场上有很多“啃得动的菜”,包括野战工事、城市建筑物、军事器材、有生力量等,甚至还可以攻击低空飞行的直升机。二战后期,美军在太平洋战场转入反攻,日军装甲力量不值一提,顽固的地面火力点却让美军很是头疼。后来,美军用“巴祖卡”火箭筒摧毁了大量日军地堡工事,加速了胜利进程。1993年,两架美军“黑鹰”直升机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被RPG-7击落,美三角洲特种部队随后陷入苦战,死伤80余人,这就是“黑鹰坠落”事件。美军后来被迫撤出索马里。

  三是很便捷。单兵火箭筒是一款典型的“打了就跑”型武器。只需一两个人即可携带穿行在崇山峻岭间或是被炮火毁坏的城市废墟中,有的可在隐蔽狭小的空间内发射,令对手防不胜防。RPG火箭筒的精确射击距离只有400米,但在阿富汗武装手里,却成为最凑手的武器之一。用火箭筒,他们有时组织山地伏击战,有时则在较远的距离开火。民兵甚至可以边跑边盲射火箭弹,曾在200米距离上击落过载有“海豹”突击队员的“支奴干”运输直升机。

  四是较便宜。反坦克导弹属于精密的现代化武器装备,两三个经过培训的熟练专业人员才能完成导弹搬运、部署、发射、撤离等任务。单兵火箭筒的使用门槛则低得多。匆匆征召的民兵经过一小时左右的简单培训,即可基本掌握发射要领。它的维护保养也较容易。与反坦克导弹相比,火箭筒的造价低廉,最先进的火箭筒也比反坦克导弹便宜。《洛杉矶时报》报道,伊拉克战争时期,美军的M1A2坦克、M2步战车能够正面抵御RPG-7火箭筒的打击,因此RPG-7在战时收效甚微。可当美军由战斗部队转变为占领军时,像AK-47突击步枪一样随处可见的RPG-7火箭筒就成了反美武装袭击美军吉普车、直升机、地堡乃至大楼、输油管道、变电站等各种目标的利器。在很多军事冲突热点地区,都可以看到RPG-7这张 “熟面孔”。

  新机理、新材料和新工艺的应用,使单兵火箭筒不断进化,成为屹立不倒的“战场常青树”。

  增强反装甲威力。现代主战坦克的防护力不断提高,有的采用多层材料制成复合装甲;有的加装主动防护系统,通过“以硬碰硬”方式解除反坦克导弹和火箭弹的威胁。为击破坚盾,各国都高度重视升级改造现有的火箭筒,通过采取增大火箭弹口径、加快弹丸速度、增加串联战斗部等措施,同时积极研发能破解主动防护系统的新型反坦克火箭筒来提升反装甲能力。俄罗斯的RPG-30采用并联双筒结构,先发射一枚72毫米诱饵弹吸引和干扰目标坦克的主动防护系统,再用105毫米火箭弹“趁虚而入”击毁目标。其成功的关键是在主动防护系统再次做出反应前完成打击任务。这一设计理念标志着装甲与反装甲力量的对抗进入一个新阶段。

  发展多功能弹药。早期的火箭筒主要使用破甲弹反坦克,后来发展出杀伤榴弹、烟雾弹、燃烧弹、温压弹等多种弹药,可遂行多种作战任务。再后来,又出现了更先进的多功能弹药,一发火箭弹兼具爆炸、爆破和穿甲多种功能,能根据目标性质、特点,自动选择最佳毁伤方式。如美国SMAW83毫米火箭筒使用的MK118式高爆火箭弹,它利用能辨别目标物质密度的引爆装置,遇到硬目标瞬时起爆,遇到软目标则延迟到穿入内部后再起爆,具备一定智能属性。随着科技进步,未来还可能会出现具有更多新功能的火箭弹,如反电子装备的电磁脉冲弹,用于反恐作战的失能弹、炫目弹等。

  提高射击精度。单兵火箭筒和很多轻型武器一样,存在射弹飞行速度较慢、命中精度不高的弱点。为提高命中精度,很多国家都在对它进行改进。有的引入制导技术开发高精度弹药,有的应用光电综合技术提高首发命中率。以色列“前哨”81毫米火箭筒采用目标锁定技术,发射后火箭弹沿瞄准线米射程内精度很高;美国的SMAW83毫米火箭筒,配备了有计算机辅助装置的激光测距仪, 400米射程命中率达80%;法国为“阿比拉”火箭筒配备了光电瞄准和计算装置,不但可以准确测定目标距离和运动速度,还能对风向、风速、气温、气压等自动计算和修正,射弹在600米距离仍能保持较好精度。可以想见,未来火箭筒射击精度还会进一步提升。

  遥控“解放”射手。现代坦克的火炮射程超过2500米,多数单兵火箭筒的射程在1000米以内。射手扛着火箭筒对抗坦克风险很大,一击不中或未能彻底摧毁目标,就容易暴露自己遭到杀伤。因而,提高射手战场生存力是火箭筒发展的一大趋势。有些国家利用遥感自控技术开发新型智能火箭筒,将射手从阵地上“解放”出来。法国在“阿比拉”火箭筒基础上,与英国联合研制了“阿帕杰克斯”自主式反坦克火箭筒,能识别目标类型,自动搜寻、捕捉和摧毁目标。未来,可遥控的智能火箭筒或会越来越多地现身战场。